“我開始意識到,要讓這頓晚餐不那麼糟糕,唯一的辦法就是問安德烈不同的問題,因為這樣會讓我更舒心。事實上,有時認為我的「秘密身份」是私家偵探。總是想要了解他人,即使他們過處於痛苦之中,這件事仍然很有趣。我能夠''完成''任何事情,但我無法只是''成為''一個人。 ”

MODITEC